主页 > J生活客 >【虚度年华.廿八】 戴望舒:留学里昂,雨巷怨男 >


【虚度年华.廿八】 戴望舒:留学里昂,雨巷怨男


2020-06-13

【虚度年华.廿八】 戴望舒:留学里昂,雨巷怨男
年华-02.jpg

1933年,戴望舒,28岁。


28岁的戴望舒,远赴里昂中法大学留学。同时,这位刚刚出版第二本诗集《望舒草》的诗人,正在郁郁寡欢,挂念施蛰存的妹妹,施绛年。


1927年,戴望舒22岁。在好友施蛰存家暂居的他,结识施绛年,一位十七岁的邻家少女。很快,才华横溢的戴望舒就陷入孤独而痛苦的单恋之中。〈有赠〉一诗,据说就是他写给施绛年的献礼:


「谁曾为我束起许多花枝,

灿烂过又憔悴了的花枝,

谁曾为我穿起许多泪珠,

又倾落到梦里去的泪珠?」


在1929年,戴望舒首部诗集《我底记忆》的扉页上,更印着「A Jeanne(给绛年)」这几个法文大字。深情的戴望舒,更以阿拉丁文,翻译古罗马诗人A·提布鲁斯的诗句:


「愿我在最后的时间将来的时候看见你,愿我在垂死的时候用我虚弱的手把握着你。」


戴望舒不断向施绛年示好,施蛰存又大力撮合两人。但是,施绛年仍然对戴望舒爱理不理。即使戴是才华洋溢的诗人,个子又长得高大,可是因为他童年长过天花,以致脸上留有癞痕,布有黝黑的麻点,令施绛年对戴的追求有所却步。夹在好友与妹妹之间的施蛰存,不得不无奈叹道:「一个是我的大妹妹,一个是我的亲密朋友,闹得不可开交,亦纯属他们自己的私人之事,我说什幺好呢?当年此事发生时,我就不管此事,一切採取中立态度,不参与也不发表意见,更不从中劝说或者劝阻。」


施蛰存的中立,助燃了戴望舒的疯狂爱火。1928年,单恋无果的戴望舒以跳楼寻死相逼,使得施绛年无奈默认这段关係。1931年,戴望舒与施绛年订婚,但此时的施绛年,已经爱上他人。为了减低接触戴望舒的机会,她催促戴出国读书,要求他完成学业,保证经济无碍,才肯接受彼此的婚姻。


822-02

( 戴望舒在里昂中法大学的注册表格。)


1935年,戴望舒被里昂中法大学开除。他被踢出学校的原因,据说就与无心上学,经常翘课有关(另一个说法是:他被当时的右派学生告密参与西班牙的左派革命活动,而被不准学生有政治参与的校方报复。)无论如何,施绛年对他的伤害,已经到了椎心刺骨的地步。5月,戴望舒回到上海,证实施绛年移情别恋。气上心头的戴望舒,当众打了施绛年一记耳光,然后登报解除婚约,结束这段八年的「感情」。


戴望舒的名作〈雨巷〉,写于1927年。诗中描写的那位「丁香一样」、「结着愁怨」的姑娘,不少人认为就是指向那令戴望舒「痴心错付」的施绛年。


撑着油纸伞,独自
徬徨在悠长,悠长
又寂寥的雨巷

我希望逢着
一个丁香一样的
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
「我」撑着雨伞,在悠长寂寥的雨巷彳亍走过。这个场景,会否就是戴望舒在里昂留学时,走过异地的街头写照?那位带有丁香之味,流露愁怨气质的女子,又是不是他留恋施绛年,依依不捨的遥想?


1936年,戴望舒与穆时英的妹妹,穆丽娟成婚。即使今次双方都情投意合,婚后的戴望舒,却总是埋首在书堆之中,不懂经营夫妻关係;1943年,在香港主编《星岛日报》副刊的戴望舒与穆丽娟离婚。六年后,他又与第二任妻子杨静离异,重覆婚姻破灭的宿命。


1933年,戴望舒,28岁。距离他在北京病逝,尚有17年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